<tt id="1uono"></tt>

      1. <rp id="1uono"></rp>

          單霽翔談博物館之都:成都人享受文化 知道文化的意義

          2021年03月27日08:09  來源:成都商報電子版
           
          原標題:成都人享受文化 知道文化的意義

            有些微胖的身材,臉上總掛著笑容,青色對襟衣服,寬松的棉質長褲,腳下一雙布鞋——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每次見到單霽翔,他幾乎都是如此裝束。

            3月21日,在安徽省黃山市黟縣拍攝《萬里走單騎——遺產里的中國》(以下簡稱《萬里走單騎》)綜藝節目的單霽翔,行走在西遞、宏村兩處世界文化遺產地,從早上8點忙到晚上8點,單霽翔的精神一直很飽滿。

            今年66歲的他,說話聲音依舊洪亮,走起路來腰桿挺得筆直。即便忙完一整天,坐在回酒店的車上,面對記者的提問,他仍然能條理清晰地侃侃而談。

            采訪當天是《萬里走單騎》倒數第二期的錄制,單霽翔已經開始計劃第二季的拍攝!叭嵌炎罱兄卮蟮陌l現。它和金沙遺址一起在申報世界遺產名單。我們準備第二季去這里!

            1

            節目拍攝至今 基本實現初心

            認真探討世界遺產的價值和意義

            記者采訪當天,《萬里走單騎》已經拍攝到第11期,對比拍攝初心,單霽翔認為基本達到了目的,整個節目認真地探討了每處世界遺產地的價值和文化意義。

            在節目中,單霽翔不斷地告訴觀眾該“怎么去看”。他認為,當你提前做好功課、知曉旅游目的地的文化價值后,再特意前往參觀,所收獲的體驗是不一樣的。

            比如,了解兩千年前都江堰如何實現無壩引水、自流灌溉;西湖十景究竟有哪十景,各有什么文化深意,什么時候去才能欣賞到;武當山的廟宇和故宮由同一個皇帝(永樂帝)在同一時期修建,對于不同地形不同內容的建筑,怎么貫徹“天人合一”的理念?

            他也說起鼓浪嶼:這個海島上有很多近代建筑,其實它也是個“歷史國際社區”,中國人和外國人在這里共同生活了上百年的時間,建起了一個怎樣的居住社區關系?

            單霽翔在每一期節目中,都在盡力講好世界文化遺產的內核,講好它對于現實生活的意義,為世界文化遺產以某種形式或多種形式、鮮活存在于今天人們的生活中做著努力。

            除了講好世界遺產的故事,單霽翔還希望給大家好好講講:文化遺產保護工作者在申報世界遺產的過程中所作出的具體貢獻,讓大眾對文化遺產保護工作更加了解和重視。

            2

            角色的轉換帶來經歷的積累

            想把這種體驗與更多人分享

            紅星新聞:您在文博機構工作之前,并非該專業出身,最初是如何實現這一跨界的呢?

            單霽翔:我本來學的是城市規劃專業,畢業論文是歷史文化街區的保護,我的專業就是把建筑城市規劃和文化遺產保護結合起來的專業;貒笪蚁葟氖鲁鞘幸巹澒ぷ,后從事文物保護工作,再回到城市規劃工作,又去了文物保護工作,在這兩個專業里面來回。但在我看來,它倆其實是一個專業,便是“在城市規劃中如何保護文化遺產,文化遺產怎么能夠在城市發展中發揮作用”。

            我在北京市規劃局工作時,負責聯系文物局,在城市規劃中我們一直努力把歷史街區的古跡保護好,所以當時建立了一個聯席會議制度。北京市規劃局和北京市文物局每周或每兩周開一次聯席會議,這就把兩個單位在實際工作中聯系起來了。后來我在規劃局干著干著就給我調文物局當局長去了,因為我也了解文物。

            開始說在文物保護和城市規劃兩者之間來回跳就是這個原因,在規劃部門工作的時候,我呼吁文物編制保護規劃,其他人就認為你到文物局合適,到文物局后,我又覺得有些應該納入城市規劃去(如大遺址歷史街區應該納入城市規劃),所以我回到規劃局。

            紅星新聞:從文博調研員到故宮守門人,從文物守護者到文化遺產推廣者,您在職業和事業上有過多次角色的轉換,對于參與的每個角色,您都身體力行。在這些角色中,您有沒有自己更喜歡的呢?

            單霽翔:這個轉換是連續的,因為上半場有轉換,才有下半場轉換的可能。因為做過規劃師,做過文物保護人,有了屬于自己的經歷和體會后,我才會想要通過某種方式把這些講出來。

            從事這幾種不同工作的經歷也讓我體會到:每個工作之間都互相有聯系。城市規劃需要考慮如何保護文化遺產,城市建設中也需要考慮如何把一個博物館設計得符合人們的參觀需求。

            我的老師吳良鏞先生(兩院院士、國家最高科技獎獲得者)倡導,要把各方面的知識融會貫通,綜合研究。他也倡導建筑學要走向廣義建筑學,所以我覺得把這些體會通過某種形式跟更多人交流,是一種責任。

            我一直都主張,讓文化遺產走出自己的小圈子,進入人民大眾的現實生活中,讓更多人感受到文化遺產對現實生活起到的積極作用,才會讓更多人關注、熱愛文化遺產,從而加入到文化遺產保護的序列中。

            3

            上任之初即設立三大目標

            退休前為故宮釘下“六根樁”

            紅星新聞:您當初接任故宮博物院院長時,起初對故宮這個文化大IP未來的規劃是怎樣的?為此做了哪些工作,現在回頭看,達到當時預設的目標了嗎?

            單霽翔:故宮是世界遺產文物保護單位,也是博物館。在故宮工作第一年,我們喊出了三個口號,一個是“平安故宮”工程,也就是加大文化遺產保護安全方面的力度;二是從“故宮”走向“故宮博物院”,雖然故宮在1925年10月10號就成為博物院了,但是我希望它能真正成為人們生活中的博物館而不僅是古跡;第三是“把壯美的紫禁城完整地交給下一個600年”,就要修繕和保護很多文物。

            頭兩年做事,都是圍繞這些來做的:第一,打開所有房間以后,找出故宮存在的問題,然后報國家,批準了平安故宮工程;第二就編制了《故宮保護總體規劃》;第三啟動了維持三年的環境大整治,把里里外外都打掃干凈,讓其能夠開放;第四是在原來已經進行了歷時七年的文物普查清理工作基礎上,又進行了三年的故宮文物藏品徹底清理;第五個就是加強學術研究,成立了故宮研究院;第六個就是加強對外文化傳播,成立了故宮學院。

            頭兩年就主要做或者啟動這六件事,有的一直持續到我退休,有的在兩三年之后完成。這個實際上是給故宮的基礎工作,給釘了六根樁。有堅實的基礎,才能把后來的工作做好。

            4

            被選為中國文化遺產標志前

            太陽神鳥圖案初期曾遭淘汰

            紅星新聞:2005年8月,太陽神鳥金飾圖案被評選為中國文化遺產標志。據了解,太陽神鳥在評選之初,曾一度被淘汰,是這樣嗎?后來在您的力薦下,太陽神鳥又被重新被認定,您為什么如此看好太陽神鳥,其背后的古蜀文明在您心中有著怎樣的地位?

            單霽翔:對,當時評審的時候有1600多個方案,最初挑選出來的方案里面沒有太陽神鳥,但初期的推薦方案我們又覺得不太滿意,不太適合制成標志,在后期宣傳的畫、印或者放在其他地方都不太合適。我們又才從被淘汰掉的方案中重新篩選來看。

            太陽神鳥誕生于距今約3000多年的商周時期,又在21世紀第一縷曙光照耀在中華大地上之時出土。這圖案多漂亮、多神氣,多么富有動感,作為國家的文化遺產標志,我認為是很好的選擇。

            5

            成為一座博物館之都

            要看博物館在城市生活中發揮了怎樣的作用

            紅星新聞:在出任故宮院長之前,您曾擔國家文物總局局長,這期間,您為成都的文博事業做了很多推動工作,尤其是汶川大地震時期的四川震后文物搶救工作,您親自來到成都多次,對于當年那段經歷,有什么是印象比較深的嗎?

            單霽翔:成都是有3000多年歷史的文化名城,尤其金沙遺址發現以后,我跟成都這座城市一直聯系比較緊密,到這里的次數最多。震后3年間,因為工作原因,在成都去了29次,其中多數都去了都江堰,因為是在震區,必須要把很多精力放在文物搶修上。

            我覺得四川的文物部門很了不起,在抗震救災同時還做了很多事,文物普查沒停。2008年5月19日我來成都時,當時聽廣播說可能有強烈余震,然后看到2萬多人進了金沙遺址博物館的大廣場,還有武侯祠、草堂等地,都接納了很多市民……這給我很深的印象和感觸,我覺得一個城市就是要有這樣的地方。

            紅星新聞:成都目前是全國博物館最多的城市之一,其中,非國有博物館的數量及質量均位居全國城市第一,已是名副其實的博物館之都,在您看來,為什么成都的博物館能發展出這樣的規模和質量?

            單霽翔:博物館之都沒有一個具體的標準,需要看博物館究竟在城市社會生活中發揮了怎樣的作用。成都人比較愛享受文化,也知道文化的意義,所以2016年的“盛世天子——清高宗乾隆皇帝特展”在成都人的手機中刷屏,博物館外排隊也很長。

            成都輻射西南,對西北影響也很大,不管是定居還是路過,這是一座人們經常來來往往的城市,所以在文化需求方面會比較旺盛。那場乾隆大展,兩個月迎來了60多萬人次的觀看,在以前這是很少有的,說明成都人正日益將文化需求作為自己生活的常態。保持這樣的需求,尊重這樣的需求,一個城市漸漸就會有更多更好的博物館。

            6

            博物館要講好中國故事

            也要抓住年輕觀眾

            紅星新聞:中國除了故宮博物院和陜西的兵馬俑等在全球享有盛名之外,長沙馬王堆、杭州良渚遺址等頗具特色、文化深厚的遺址都沒有打開世界級的影響力,您認為其中的問題是什么?

            單霽翔:中國是擁有五千年歷史的文明古國,但在過去,很多外國專家、漢學家不大認同,他們認為我們所說的五千年,實際上并沒有五千年。

            所以,當良渚古城遺址在2019年申報世界遺產成功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大會認定,良渚古城有5300年到4300年歷史,這樣才在國際范圍確認了中國有五千年文明史的事情。這證明講好中國故事是非常重要的,你不講,外界就不知道。我們要加大力度,講好中國故事。

            紅星新聞:因為詩圣杜甫,成都的杜甫草堂曾被BBC紀錄片重點關注;因為諸葛亮,成都的武侯祠曾被多部影視劇翻拍呈現過。讓這樣的文化古跡進一步走向世界,獲得更多關注,我們還可以做些什么?

            單霽翔:現在的博物館除了需要把古建筑維護好、環境保護好,讓游客能夠直觀感受到博物館的保護水平和參觀到的文化內容外,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博物館的傳播手段。比如這次三星堆遺址的再次發掘,就做出了很大的影響力。

            每個博物館都可以利用現代數字技術和互聯網技術等,加大傳播輻射面,特別是吸引年輕人群體。他們基本都用手機等智能產品了解信息,所以要善于抓住年輕人碎片化的時間、以及他們不斷變化的接收信息的手段等;诖,博物館的信息才可以更好地讓年輕人接受,并讓他們從中得到更好的歷史文化教育。(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邱峻峰 曾琦)

          (責編:章華維、羅昱)
          中文字幕亚洲综合久久2020,97久久久综合亚洲久久88,亚洲国内精品自在自线